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试管婴儿-试管婴儿多少钱-365助孕中心

当前位置: 试管婴儿 > 多少钱 >

基因编辑婴儿追踪:贺建奎另一个项目实施医院

时间:2019-05-02 22:3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只有潮水退了才知道谁在裸泳,一张榜单尽显中国经济的大事与大势! 2018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点击投票】Pick你心目中的商业领袖 2018年10月9日,工作人员在实验室里

  “只有潮水退了才知道谁在裸泳”,一张榜单尽显中国经济的“大事”与“大势”! “2018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点击投票】Pick你心目中的商业领袖

  2018年10月9日,工作人员在实验室里正通过显微镜观察精子。(东方ic/图)

  峰会筹委会主席巴尔的摩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不知道是谁、在什么时间邀请贺建奎参加会议的,也不知道他的说法是否真实,明天他将公布他的研究数据,我们到时看。”

  在贺建奎团队成员覃金洲所在的深圳罗湖医院生殖科,一名医生表示,省市卫生行政部门找了科室许多医生问话,询问他们是否参与这一实验,同时也让他们上报近期出生的双胞胎名单。

  “基因编辑婴儿”追踪:贺建奎香港现身倒计时,他的另一个项目实施医院正在排查

  2018年11月26日,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贺建奎宣称,通过编辑试管婴儿胚胎基因的一对双胞胎女婴于几周前出生。

  消息迅速引起轩然大波。深圳市卫计委、科创委、南方科技大学、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贺建奎名下公司瀚海基因、因合生物,都迅速与贺建奎及其基因编辑项目撇清关系,而贺本人尚未公开露面。

  有媒体在南科大贺建奎研究室网站上发现了“基因编辑婴儿”知情同意书,同意书称项目经费来自南方科技大学。

  贺建奎此前表示,其将在香港举办的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上展示项目组的相关实验数据。11月27日上午,峰会于香港大学如期召开,南方周末记者未在峰会现场见到贺建奎,峰会筹委会主席大卫·巴尔的摩(David Baltimore)称,不知道贺建奎的说法是否真实,“但令人遗憾的是,他的成果没有经过同行评议,没有专家独立的分析”。

  在贺建奎实验团队成员覃金洲所在的深圳市罗湖区人民医院生殖科,一名医生表示,深圳市卫计委找了科室许多医生问话,询问他们是否参与这一实验,同时也让他们上交近期出生的双胞胎名单。

  27日,贺建奎名下瀚海基因公司大门紧闭,公司联合创始人颜钦也试图撇清与基因编辑项目的关系,他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该公司没人懂基因编辑。

  11月27日上午,由香港科学院、英国皇家学会、美国国家医学院举办的“第二届国际人类基因组编辑峰会”在香港大学李兆基大会堂举行。

  这场原本门槛颇高的业内会议,因计划参会人贺建奎在会前突然宣布“第一对基因编辑婴儿诞生”,引发公众高度关注,现场有超过50名来自内地、香港及日本、美国等地的媒体记者到场报道,早上七点半左右就有人来会场签到。

  峰会筹委会主席由诺贝尔奖获得者、加州理工学院前任校长大卫·巴尔的摩担任,在他的开场发言中,并未提及贺建奎及其相关研究,随后其他发言嘉宾包括香港科学院主席徐立之、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等,也都未提及此事。

  直到首位中国内地学者发言,“基因编辑婴儿”的话题才出现在峰会上。中国社科院哲学所高级研究员、北京协和医学院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邱仁宗在峰会第二场发言,该环节的主题为“控制基因变化的社会和哲学反思”。

  邱仁宗在会上说,如果网络上的相关报道是真的,那么“这种行为远远低于我们能够接受的底线,也是最不道德的”。邱仁宗还称,目前已有方便且实际的办法防止HIV病毒感染,用基因编辑来解决这个问题就好像“用大炮打鸟”。

  会后邱仁宗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他曾在2017年一个学术会议上见过贺建奎,贺向其征询关于用CRISPR-Cas9技术进行基因编辑是否可行,并声称已经在大小白鼠、猴子身上做过了实验。邱仁宗回复他,这需要经过医学伦理委员会的同意,“我以为贺建奎是经过南科大或深圳市级别的同意,没有想到所谓的同意书竟然来自医院”。

  按照大会发布的日程,贺建奎将在28日上午11点30分发言,他是“人类胚胎编辑”环节的五位演讲者之一。此外,大会在29日下午设置了公众参与环节,贺建奎将参加其中第二场讨论 ,他的发言主题是“关于人种基因编辑及道德标准安全与效率路线日上午峰会的茶歇环节,峰会筹委会主席大卫·巴尔的摩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我不知道是谁、在什么时间邀请贺建奎参加会议的,也不知道他的说法是否真实,明天他将公布他的研究数据,我们到时看。”不过,巴尔的摩也表示,从贺建奎的学术记录来看,他是够资格来演讲的。

  “我知道贺建奎昨天在这里。”巴尔的摩随后在会场接受了现场媒体的群访,他表示,选择贺建奎作为发言人时,并不知道他要讲基因编辑人类的内容。“令人遗憾的是,他的成果没有经过同行评议,没有专家独立的分析。”

  峰会的学术委员会委员翟晓梅也在会外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她是中国医学科学院人文学院院长、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翟晓梅表示,基因编辑婴儿的技术国内国外普遍认为不难,做出来不值得别人羡慕,而外国不做是因为有伦理标准。“这个技术属于基因增强技术,对艾滋病治疗来说是不必要的,也不属于创新性治疗。”

  翟晓梅说,该事件暴露出我们各地伦理委员会制度存在的问题,“我们认为国务院应该出台部门法规级别的规章制度”。翟晓梅还表示,“科技部、卫健委因为此事叫我们回去,但此次峰会很重要,我们暂时不能回去,但作为学术共同体已经表了态”。

  贺建奎主导的基因编辑婴儿项目此前已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注册,名为“HIV免疫基因CCR5胚胎基因编辑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估”,该项目以贺建奎为研究负责人、覃金洲为申请注册联系人。而覃金洲是罗湖区人民医院生殖医学科的一名医生。

  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上,贺建奎和覃金洲还注册了一个名为“重大遗传疾病基因治疗的安全性评估”的项目,该项目声称选定CCR5和PCSK9作为研究目标基因,而CCR5基因正是贺建奎编辑人类胚胎所用的基因。该项目的申请人所在单位、研究实施地点均为罗湖区人民医院。

  罗湖区人民医院生殖医学科的一位医生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从11月26日下午起,科室的多名医生被深圳市卫计委及广东省卫生行政部门问话,这位医生被询问是否参与这一实验,同时也被要求将近期的双胞胎名单上报。

  在罗湖区人民医院生殖医学科,覃金洲的履历被写在一张实验室专家介绍表上。他的简历光鲜:国内外优秀的胚胎学家,毕业于动物遗传育种与繁殖专业,国家留学基金委公派美国亚利桑那大学与中国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联合培养博士,留学期间获得美国胜利学会颁发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认证。

  按照这位医生的理解,贺建奎和覃金洲的实验是“做了再说,再等社会认可,以前克隆人也是这样。但大部分学者会考虑在允许操作的国度进行这类实验,在中国肯定不行,所以现在大家都在谴责”。

  被问及实验是否可能在罗湖区人民医院进行,上述医生表示,“我不能随意揣测。但是可能性很小很小,我们大家基本上都不知道他这个实验,除非他偷偷摸摸调换胚胎”。又思考了一会儿,这位医生摇了摇头说,“不可能,他不会这么做的,我们监控都拍得到的,这种事情太不应该了。”

  贺建奎担任董事长的瀚海基因公司也被卷入舆论漩涡中,瀚海基因是贺建奎名下的两家基因公司之一。

  11月27日上午,位于深业进元大厦五、六两层的瀚海基因公司大门紧闭。两层办公楼里坐着的工作人员不超过10人,大多为采购、行政人员,还有部分员工在实验室中。

  瀚海基因的一名公关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贺建奎了,基因编辑实验并非是在瀚海基因的实验室完成的,“瀚海实验室主营业务是基因测序,基因测序和基因编辑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我们的团队没有一个懂这个东西。”

  在上述员工的印象中,老板贺建奎“人挺好的,比较温和”,但“对老板实在不是很了解,他有时候一星期都来不了一次,每次来主要是开会”。

  但瀚海基因联合创始人颜钦却说,贺建奎平均一周要来公司3天左右。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对贺建奎进行基因编辑婴儿的举动非常震惊,在此之前,他从未听闻此事。颜钦称,“这是贺博士自己个人的科研项目,和瀚海完全无关,瀚海主营业务是做基因测序仪配套测试。”

  颜钦介绍,董事长贺建奎在瀚海基因的主要职责是战略推进、学术交流,而具体的运营,包括研发、管理、销售,是颜钦在负责。颜钦称,贺建奎很少进入公司实验室,主要是在会议上讨论战略合作、技术进展的信息。

  据公开报道,2015年12月10日,瀚海基因与和美医疗控股有限公司在香港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颜钦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了一个细节:当时许多公立、私立医院都在做无痛产前,而贺建奎通过个人关系,介绍瀚海基因与和美合作。

  一名不愿具名的原南科大教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大多数前同事和同行都是11月26日早上从MIT科技评论上获知基因编辑婴儿一事,尽管贺建奎平时为人风格激进,但同事们还是非常震惊,连医学院的同事都“吓傻了”,“没想到他真的敢做这件事”。据她了解,消息出来后,已有多个国际大基金闻风而动。

  该学者解释,此次基因手术修改的是CCR5基因,而CCR5基因是HIV病毒入侵机体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除了HIV病毒,还涉及其他病毒,但贺建奎团队对外宣布时仅突出这一点,或是因为抗艾滋病噱头更大,高调宣传的目的可能是为了融资。

  “但不管外界如何批评,事情已经开始了,这一领域的进展肯定会很快。有市场需求,又有人想牟利,这一趋势不可逆。除非国内出台明确的法律禁止——即使出台也会非常慢。”她为此感到遗憾,同时也对贺建奎的学术水平提出质疑,表示自己特意去查了贺建奎发表的论文,“都不是基因编辑领域的,最接近的也是关于传染病的一篇”。

  此外,这名学者还透露,当时南科大要求参股贺建奎的公司,双方因此发生过不愉快。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8年5月的一篇报道称,南科大已与教师共同发起、注册成立25家高科技项目公司,实现科技成果市场价值近八亿元。其中贺建奎被作为该校教授创业优秀典型。贺建奎名下的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南科大通过其100%控股的深圳市南科大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持股24.5%。

  根据官网介绍,南科大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代表南方科技大学对校办企业进行管理,代表学校参与高科技项目企业的投资和经营管理;公司在学校产学研合作委员会领导下,对南科大投资管理公司、科技园公司、孵化器公司等平台公司的经营管理进行督导与协调,参与平台公司的财务管理,对项目企业财务管理进行监督。

  而据瀚海基因官网介绍,该公司研发的第三代单分子测序仪就是南科大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参与扶持的产业化项目之一。南科大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在2012年7月也曾参投瀚海基因。但商业信息查询网站天眼查信息显示,瀚海基因目前的股东名单里已没有南科大的身影。

  至于贺建奎占股45.5%、深圳市高新技术产业园区服务中心占股30%、南科大占股24.5%的南科生命,注册资本为6666.66万元,但仅深圳市高新技术产业园区服务中心在2017年1月15日实缴资金2000万元,贺建奎与南科大的实缴资金为0元。同时,该公司自成立以来未有任何员工缴纳社保信息记录。

  “因合系”公司包括深圳因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因合生物科技如东有限公司、深圳因合医学检验实验室,深圳因合生物掌握着后两者的实际控制权。其中深圳因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达到4074.08万元,贺建奎认缴1010.11万元,为第一大股东。

  仅一周前,11月20日,因合生物刚完成了5000万的A轮融资,投资方为正威集团、乾江资本。

  这家依托贺建奎的声名成长的公司也在极力撇清与此事的关系。联合创始人陈鹏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事情出来后还没联系上他,他也很担心贺建奎目前的状态,“按照我对他的理解,他并不是一个逐利的人”。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